愔子

心之所安处

我们走在从前不敢想象的时间里,翻越理想与现实的距离。

有些感情真的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它
它让我的灵魂发出共鸣
即使是在离你很远的距离
也依然可以紧紧扣住我的内心
叫我知道 原来泪水是真的可以夺眶而出



我都知道的

你们想要的从来不是一个真正快乐的女儿

你们只是想要她优秀却淡漠地循规蹈矩

罢了 如你们所愿


倏往倏来一身遥

那些人 就这样匆匆忙忙地从我的生命里走过——他们走上了自己的归途……

而我该为他们感到高兴吗?我真的……可以高兴吗?

我从未想过,却其实不断复刻地想着。

那双处在生死之间的眸子——灰白色的,似乎已经失明,但却仍旧执拗地凝视着我的眸子,在见过这样的眸子之后,我还能够高兴吗?

这是否是生命所带给生者的不可承受之重呢?

我的记忆是那么清晰,那天的灰暗似乎蒙住了上帝的眼睛,倾盆的大雨在不停地下,从校园冲出雨幕,跃入似乎会飞的汽车中,直达医院,在那种死寂的沉默中,我一切的思维凝固了,懵懂着泪落,如同多年前那个稚嫩任性的我,满心的欢喜全都被打破。

世界上再也没有这样一个人,他的活着的痕迹被时间所消磨,唯一能证明他曾经确实存在的,也只有生者的记忆了。

而我确是要永远地记住着的——那个视我若珍宝的,却曾被幼不知事的我伤害过的——我第一个随风逝去的家人。



随风而逝的往事是无法消逝的隐痛。


恸•困境

琐碎的影子把我笼罩


遥远的歌谣太过古老


雨与泪跳起交响舞蹈


远去的人儿身形渐消


那影子人儿狂舞着


那雨泪滴儿忽闪着


那曲子调儿扑朔着


失去的逝去的都是些什么呢


我心底希冀着这些都是虚无


然而在那暗金色的灰暗世界下


那些真实的 正在朝我咧着齿牙


已经忘记,有多久 没有凝望过月亮了

——是月亮搁浅了吗? 嘴角微微勾勒出笑痕。

夜凉了。出神。